有关eye tracking & usability的一些术语

(From: Bergstrom, J. R., & Schall, A. (Eds.). (2014). Eye tracking in user experience design. Elsevier;

Google Books Link: https://books.google.com.hk/books?id=5Hp0AgAAQBAJ&printsec=frontcover&source=gbs_ge_summary_r&cad=0#v=onepage&q&f=false)

Banner blindness 广告盲点

对于广告或类似广告信息的一种下意识的“视而不见”。

Bricklet 导航窗格

页面上协助导航的小窗口

虽然书中这样介绍,但在我眼中看来,是类似于Google Ads的方块小广告。Eye Tracking in User Experience Design一书中,作者的观点即是:在用户的心理模型中,这样的小方块就是广告;因此,哪怕它再丰富多彩,在视觉上多么的喧嚣,也只能吸引用户很低的关注——这就是广告盲点(Banner blindness)效应。

Cognitive Interview 认知访谈

了解用户对文本和术语的理解情况。

尽量让第一个结果是最佳的

在对用户展现信息搜寻结果时(无论搜索结果,还是浏览列表),我们需要尽量保障第一个结果是最佳的。这样做的理由是用户的“satisficing”心理。

“satisficing”即“satisfy”和“suffice”的组合。在信息搜寻(information seeking)的时候,用户并没有耐心去探寻、比对寻求最好的答案,他们寻求到一个差不多满意的就会停止。这是几乎所有人的共性心理。

许多文化程度较低的用户,受限于阅读能力与逻辑能力,常常会满足于第一个看似最佳的答案。

而这个“最佳答案”不一定是最好的答案,有时甚至不是正确答案。他们之所以选择这个“答案”,只不过是因为在所遇到的所有信息中,这一个是他们认为最恰当的而已。

(From: Bergstrom, J. R., & Schall, A. (Eds.). (2014). Eye tracking in user experience design. Elsevier.)

所以我们在做设计的时候,应该尽量使第一条结果是最重要、易于理解的。

Framer:双指缩放(pinch)和拖拽(drag)动效

Framer是一个设计师可以帮助前端工程师减轻压力的工具,因为它不仅展示动效,而且生成JS代码,可以由工程师直接拿过去用,而不用担心“设计师想象出来的动效是不现实的”。

这是Framer生成的代码目录截图:

%e5%b1%8f%e5%b9%95%e5%bf%ab%e7%85%a7-2016-12-29-09-11-53

慢慢在学会用Framer了,今天尝试了写这段代码,并在手机上查看了镜像效果(mirror),非常不错。Framer是充满活力的原型工具。


bg = new BackgroundLayer
	backgroundColor: "#28affa"

layerA = new Layer
	backgroundColor: "#ffffff"
	borderRadius: 10
	x: Align.center
	y: Align.center
	width: 300
	height: 300

layerA.pinchable.enabled = true
layerA.draggable.enabled = true

layerA.onPinchEnd ->
	layerA.animate
		scale: 1
		rotation: 0
		options: 
			curve: "spring(300,20,0)"

layerA.onDragEnd ->
	layerA.animate
		x: Align.center
		y: Align.center
		scale: 1
		rotation: 0
		options: 
			curve: "spring(300,20,0)"

Kandinsky与抽象艺术

在《艺术中的精神》这本书里,Kandinsky阐述了色彩与形象的传达作用。作为抽象艺术,它所传达的并非“这是什么”,而是“画家想表达什么”。

拉斐尔的画作精细具象,是写实艺术。相对而言,抽象艺术不能以“画得不像”的维度来评判——因为二者本来就不在同一维度上。

从抽象艺术中感受,画家想要传达的情感和想法。例如梵高《麦田里的日出》,作为观者的我,看到会深深吸一口气,感到大大的舒畅。而《尖叫》,则会让我感到头皮发紧。

刚刚读完《艺术中的精神》中文版第三遍,理解得比前次更好了一些,却仍有许多谜团。我决定暂停对这本书的解读,待以后与美术导师再多讨论。

尝试阅读《艺术中的精神》

我正在尝试阅读康定斯基的著作《艺术中的精神》,是我在York Art的美术导师(湖北美院的教授)推荐的。

康定斯基是诞生于俄罗斯,后来在德国定居的艺术家,他的这本如今几乎是所有欧洲艺术家入门的必读之书。

今天是第二次尝试阅读了,情况比昨天稍微好了一点,但我仍然感觉非常难以理解。其中的原因可能是:

1. 我太过缺乏艺术方面的基础知识,所以遇到作者阐释的理念时,无法立即焕发context;

2. 中译本曲解了原著(德文)的许多表达,我应至少阅读英文版。

究竟哪种原因,暂时不得而知。为了达到“顺利汲取这本书的养分”的目的,我打算这样做:

1. 再多花一些时间,把这本书多读几遍试试看;

2. 读这本书的英文版;

3. 与我的美术导师当面交流这本书的精髓。

我喜欢的法国新锐设计师

读完了《French Graphic Design: Innovative Designers》这本书,刚好豆瓣上没有这本书的记录,那么就借着在这博客记下来的机会,顺便挑出我喜欢的设计师(/团队)名字,放在这里。

  • Undo Redo
  • L’Endroit
  • Charles Morand
  • Willy Cabourdin
  • Emmanuel Polanco
  • Sophie Rouliot
  • Cécile Attagnant
  • Konstrate
  • Béatrice Boubé
  • MarcKandalaftDesign
  • Atelier Bidule

《麦肯锡教我的写作武器》读书笔记

ISBN: 9787550215528

豆瓣链接:https://book.douban.com/subject/24745639/

1. 信息分为3种:

  • 记述信息(属于描述信息)
  • 评价信息(属于描述信息)
  • 规范信息

讲话时应表达出评价信息,甚至规范信息,因为:如果只絮叨记述信息,对方的反应会是“所以呢?”,导致你无法传达希望传达的信号(某事物好/不好,我们应采取某种行动)。

2. 不要滥用“必要”“不可或缺”

因为大家会没感觉,理由是,“必要”“不可或缺”传达的是一种提案,而非规范信息。如果想要传达规范信息,就用“应该”。

3. 建议“应该”时,注意礼貌

单纯用“应该”这个词,在某些场合下会显得失礼,可替换为“希望”“可否考虑”。

4. 文章的“主题”概括了信息的范围,并且不是一个完整句子

句子包含主语和谓语的明确表现,主题的例子是:“A公司的经营状况”“C先生的学历”。

5. 文章分段:完整区块传达单一信息

A paragraph = A chunk of sentences = One piece of information

6. MECE = Mutually Exclusive Collectively Exhaustive

“不重复、不遗漏”。

“不重复”是为了让人容易理解,“不遗漏”是为了更有说服力。

7. 波特五力是一个MECE实例

Michael Porter提出的“五力分析”,包括:1)潜在进入者的威胁力;2)替代产品或服务的威胁力;3)供货商的议价能力;4)购买者的议价能力;5)现有对手的竞争力。

8. 3C/5C分析架构也是一个MECE实例

3C是指:企业自身(Company)、竞争者(Competitors)、顾客或市场(Customer)。

5C需要再加上:当局(Controller)、渠道(Channel)。

9. “重复”“遗漏”难两全时,确保不要遗漏

些微重复可被允许。

10. 必须注重连接词的使用

目的在于展开故事。理由:即使个别的信息看起来很有逻辑,也很明了,但是只要这些信息之间的相互关系不清不楚,那么接收者吸收的内容就会极为有限。这时候,即使塞给他们再多的零碎信息,也很难让他们完全理解。

11. 故事展开的流程:SCQOR

S:Situation(设定状况),介绍主角,不管好坏,都要先写出目前稳定的状态。

C:Complication(发现问题),描写出失去稳定的混乱,确定问题类型。

Q:Question(设定课题),针对这个问题,确认对主角而言重要的课题是什么。

O:Obstacle(克服障碍),描写替代方案的立案或实施等课题解决的过程,并描绘如何克服困难。

R:Resolution(解决收尾),将克服困难而达成的提案,定位为课题的解答。

12. Presentation准备时,先想好金字塔结构

先想好架构,然后写出“主题”金字塔,再填入信息。

13. 文案:自上而下传达

不要自下而上,否则别人会失去听的耐心。自上而下的另一个好处是,即使对方不理解你阐释的理由,但可以模模糊糊明白你想要表达的观点;心理上,他们会不自觉地跟随你的引导,在脑海中将结论和支撑理由联系起来。

14. Options给3个

第一个option,是你希望对方选取的,这是“心锚效应”;

第二个option,是中间方案,因为一般人喜欢中庸。

不要超过3个,因为那会让听众信息过载,陷入迟疑不决。

15. 老板的实利就是员工的伦理

谈判或销售时,切中要害的窍门是紧扣对方自身实利,这一点在荷兰的销售工作坊已经学到了。西式的谈判技能是这样,而东方式略有不同,许多情况下需要将“实利”替换成“伦理”来开展说服。

在商务语境下,对象的转换会带来出发点的转换,即:老板的实利 = 员工的伦理,例如“公司的信用”,“股东利益”。

 

光靠卖萌做不好运营

现在我的职业是设计师,看到公司一些运营活动,会有相关的思考。

许多运营同事把工作重点放在“发奖品,鼓励参与关注公众号”的短期活动上,却并没有击中问题要害:向目标受众宣传产品的优势。

这里有3个要点:1)目标受众;2)产品;3)优势。

1)运营吸引来的对象,需要是产品的潜在用户,或潜在活跃用户(当前不活跃),那么必须是他们本身就对产品功能有需求,或者哪怕是有潜在需求的。

举个例子,“征信”类产品,作为我是一名设计师来说,本身就不需要用到,因为我的生活与工作日常,并不太关心某个当地企业经营状况如何、是否合法。那么,即使我这种人短期关注了该产品的公众号,也并不能成为它的活跃用户。

然而,我没有需求,那社会上一定存在有需求的人。运营同事的工作重点,应该是找出这群人是谁,他们在哪里,然后进行运营推广活动。

2)运营过后,需要让受众记住这是哪个产品。

至少要记得产品的名字(哪怕是里面最核心的一个词),以及它能干什么。圣诞活动中,我和部门同事也一起参加了许多小游戏,扫了若干二维码,却毫无印象究竟是接触了哪些产品。

相比而言,腾讯成人礼我也参加了,在锦绣中华,他们的许多有奖活动也以运营为目的。在扫码和发奖之外,他们做得很多的一项工作是:不断地用巨大的实物、宣传板上的大字,刺激参与者的感官,告诉他们:就是这个产品,它叫这个名字,它和一个鲜明的图像结合起来,你一看就觉得很好玩,走过之后你会记得。

3)告诉受众这产品有什么优点,是他们用了就长期能获利的,而不是今天的一个两个小红包,或者是千里万里挑一才能得到的一只Kindle。

我在做某个产品的服务设计洞察(Service Design Insight),完成了深度访谈(Intensive interview)、用户群体划分(User Segmentation)、Personas与Journey Map描绘之后,进入到SWOT分析的阶段,在这个阶段我有一个发现:

制定四种元素的组合战略时,往往自然而然就会要提到运营策略。因为我们非常需要把产品当前已有的优点宣传出去,这是我们与竞品争夺市场份额的武器。

那么,运营资源,公司投入了资金,是希望能在市场营销中拓展出我们的一方阵地;而这投入的资金,获得了期望的回报吗?还是说,用一只两只Kindle,换来了短期的高日活,然后用户群体又转入冷淡,需要另一只Kindle来刺激吗?

我的可爱的朋友苏子,是一位优秀的视觉设计师。运营的设计需求,侵占她许多创造有效价值的时间:“每次都是「好礼」「红包送不停」,做的图全是红、黄、红、黄、红、黄,还有什么「小伙伴们赶快来参加呀」,幼稚得不行。”

——运营活动的策划实在是太缺乏创新了,不,不仅是缺乏创新,而且并不能真正引导转化率。

综合以上的分析,运营的重点是向目标受众宣传产品的优势光靠卖萌,不行的;缺乏目标的卖萌,如果再撒上一把“过时感”的配料,就显得很幼稚了。

背景相关:我曾在淘宝做过运营;曾举办全国信息素养赛事,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“全民信息计划”(Information For All Program,IFAP);是被戏谑为“全球最大学生传销组织”的AIESEC(实为:国际商学与经济学学生联合会)毕业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