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关eye tracking & usability的一些术语

(From: Bergstrom, J. R., & Schall, A. (Eds.). (2014). Eye tracking in user experience design. Elsevier;

Google Books Link: https://books.google.com.hk/books?id=5Hp0AgAAQBAJ&printsec=frontcover&source=gbs_ge_summary_r&cad=0#v=onepage&q&f=false)

Banner blindness 广告盲点

对于广告或类似广告信息的一种下意识的“视而不见”。

Bricklet 导航窗格

页面上协助导航的小窗口

虽然书中这样介绍,但在我眼中看来,是类似于Google Ads的方块小广告。Eye Tracking in User Experience Design一书中,作者的观点即是:在用户的心理模型中,这样的小方块就是广告;因此,哪怕它再丰富多彩,在视觉上多么的喧嚣,也只能吸引用户很低的关注——这就是广告盲点(Banner blindness)效应。

Cognitive Interview 认知访谈

了解用户对文本和术语的理解情况。

尽量让第一个结果是最佳的

在对用户展现信息搜寻结果时(无论搜索结果,还是浏览列表),我们需要尽量保障第一个结果是最佳的。这样做的理由是用户的“satisficing”心理。

“satisficing”即“satisfy”和“suffice”的组合。在信息搜寻(information seeking)的时候,用户并没有耐心去探寻、比对寻求最好的答案,他们寻求到一个差不多满意的就会停止。这是几乎所有人的共性心理。

许多文化程度较低的用户,受限于阅读能力与逻辑能力,常常会满足于第一个看似最佳的答案。

而这个“最佳答案”不一定是最好的答案,有时甚至不是正确答案。他们之所以选择这个“答案”,只不过是因为在所遇到的所有信息中,这一个是他们认为最恰当的而已。

(From: Bergstrom, J. R., & Schall, A. (Eds.). (2014). Eye tracking in user experience design. Elsevier.)

所以我们在做设计的时候,应该尽量使第一条结果是最重要、易于理解的。

除非显著更高效,否则采用缺省

iOS HIG里面,反复强调App的操作设置最好符合系统标准设置,原因是用户对交互效果有预期,如果系统反馈不满足预期,则会损害用户体验。

在设计上,一个反例是VIM。这种编辑器以学习曲线极端陡峭而著名。然而资深用户们依然对它赞不绝口,是因为一旦学会使用,编辑效率会大幅度提升,尤其适用于编程。

因此即使VIM不符合苹果倡导的“intuitive, meet expectations”设计理念,但因为学习成本为用户带来收益,因此也会得到妥协和接纳。

然而一般的App就不能这样做,因为人们除非面对极其重要且严肃的任务,就不会愿意花费学习成本;因此那样的App会被放弃使用(马上)。

iOS/HIG Reading Notes – Audio

苹果对audio的类别划分非常细致,这是我自己之前没有考虑过的。

【疑问】

%e5%b1%8f%e5%b9%95%e5%bf%ab%e7%85%a7-2016-10-31-08-19-17

这段我不理解,即使是 audio messaging(例如微信发送语音),如何同时录音和播放呢?除非是在通信的两端(发送端和接收端),这边我在录音,那边他在播放,这是拨打语音电话,或者视频电话时可以实现。

iOS/HIG Reading Notes – General Understandings – I

https://developer.apple.com/ios/human-interface-guidelines/

读这篇文章的整体感受,就是干净,和苹果的产品一样。乔布斯是禅宗徒,所以从禅的角度理解苹果的设计理念,很多东西就很好理解。

禅对日本的影响比对中国的现代社会要大。日本的武士道受到禅宗影响尤其大。因此从武士道精神理解苹果产品的性能,也就非常容易。

苹果产品的设计工具Sketch,来自荷兰海牙,即王宫和各国使馆所在地,也是国际法庭所在地。Sketch相较于Axure,具备更加灵动简明的特点,这种高效也跟荷兰做事的风格一致:简化过程,直达目标。因此由荷兰文化,也非常好理解苹果的设计。